对话七家少儿社负责人——少儿主题出版如何做出彩
作者:刘蓓蓓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发布日期:2021-05-31

□本报记者 刘蓓蓓

聚焦少儿主题出版,是专业少儿出版社近年来出版工作的重中之重。和成人读物相比,少儿主题出版确实更具挑战,创新突破对于少儿主题出版更是难上加难。针对目前少儿主题出版的几个热点问题,《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对话7家专业少儿出版社负责人,听听他们的观点分享。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总经理 马兴民

  

明天出版社社长 傅大伟

  

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 王泳波

  

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 常青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社长 刘凯军

  

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 邵若愚

  

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 张堃

不能泛化少儿出版主题概念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对于少儿主题图书的定义,有观点认为,优质的儿童文学作品都是主题出版,因为它能够对少儿启迪智慧、润泽心灵、传播正能量。您怎么看这个说法?

傅大伟:我觉得泛化主题出版这个概念,不利于做好专题明确、内容要求明确的主题出版工作,容易弱化主题出版的重要性。主题出版是根据党和政府工作的大局,每年所侧重的专题也有一些差异,因此主题出版的目标还是很明确的。如果把主题出版泛化为启迪智慧、传播正能量等这种比较大的概念,显然就会淹没主题出版工作中需要突出的某些重点专题。

刘凯军:现在主题出版指的是紧扣时代所倡导的重大历史事件或时代精神的出版,是有一个范围的。从这个范围来考量,儿童文学精品不一定是主题出版。但主题出版绝大部分都可以称得上精品,主题出版当为时而作,响应时代召唤,因而更能被社会高光照亮,也更能激发作家的创作激情。

张堃:主题出版与儿童文学并不矛盾,相反优质的儿童文学主题出版物写作要求更高,既要契合主题出版的出版方针,又要兼顾童真童趣,给孩子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培养孩子们的家国情怀。优质的儿童文学作品并不都是主题出版,那些能够激发儿童的创造力,为儿童创作的读物并对儿童具有吸引力,反映生活中的大美和大爱的作品也是优质儿童文学作品。

马兴民:少儿主题图书,顾名思义就是主题出版下的一个分支,以少年儿童为主要目标读者。一方面,少儿主题出版具有主题出版的属性,同样以“导向”为界定的基本准则,凡是有助于引导少年儿童个体健康成长、培育正确价值观的出版物,都可以纳入少儿类主题出版的选题中。另一方面,少儿主题出版与成人主题出版有所不同,由于读者群体年龄较小,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还未成熟,出版物的内容应符合他们的认知水平和阅读水平,要以通俗易懂的方式表现抽象的主题,满足少年儿童对情感共鸣、游戏娱乐或提高想象力的需求。

越尊重少儿特质越能触动人心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在主题出版中,少儿主题出版是不是比其他类别难度更大,因为孩子的喜爱来不得半点虚假?如何才能找到主题与儿童这两者的结合点,严肃话题与文学性、艺术性的结合点?

傅大伟:在少儿出版领域,主题出版题材的图书如果做得成功,它所覆盖的读者面应该更加广泛,其销售量也就应该更大。那些题材属于主题出版,但内容空泛,缺乏趣味性的儿童图书,肯定不是好的主题出版图书。在具体出版实践中,主题出版的题材、体裁也是多样化的,把艺术性、文学性很好地结合在一起的少儿主题出版的图书有很多。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少儿主题出版并非比其他类别的图书出版难度更大。

常青:创作和出版优秀的少儿主题出版物,离不开正确的儿童观。多年的实践证明,但凡传承久远的高品质少儿图书,都离不开对少年儿童身心特点的精准把握,离不开对少年儿童特质的尊重。策划出版少儿主题出版物也一样。对少儿群体理解得越深刻,越尊重少儿特质,少儿主题出版物就越能触动人心。优秀的少儿主题出版物能够靠生动的叙事技巧吸引小读者,用生动感人的细节打动小读者。

王泳波:符合儿童视角和儿童审美的作品,才具有强大的文学感染力,才能对小读者产生有益的精神滋养。这样的主题作品也将畅销不衰,流传久远。重大选题,可以宏大展现,亦可以小见大,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培育孩子们的价值观。而要策划出版这样的作品,需要出版社建立精品生产的出版体系,因为主题出版必须是专业出版。

邵若愚:少儿出版具有“以小见大”的特色优势,一方面要将新时代青少年的阅读成长需求与本社优质出版资源相结合,另一方面也要更注重图书艺术性的多种呈现形式。

张堃:时代的变迁,新技术的快速发展,给当代孩子的阅读习惯、阅读方式带来了更多选择,这对少儿主题出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要深入了解当代孩子,关注他们感兴趣的问题,聆听孩子们的真实想法。同时还要求作家们能够举重若轻地书写家国情怀。

马兴民:少儿主题出版可从不同读者的年龄特点和阅读需求出发,策划适合目标读者的读物,如绘本、桥梁书、文字书等,增强图书可读性,满足少年儿童阅读的需求。比如,新奇、有趣味,且同时兼具娱乐功能的图书更能引起低龄儿童的兴趣,在策划这类图书时,可融入游戏、玩具等设计,让孩子在边听故事边动手操作的过程中体验阅读的乐趣。

儿童文学占据少儿主题图书C位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目前少儿主题图书中,儿童文学形式居多,原因何在,如何解决形式单一的问题?

傅大伟:少儿文学是少儿图书市场中最大的一个细分类。做好主题出版的目的,就是要把主题出版所要传达的价值观念以最佳的方式传递给读者。哪种方式最有效、最便捷,我们就采用哪种方式,这是毋庸置疑的。至于说以更加丰富多彩的形式,实现主题出版的价值呈现,也是很有必要的。目前各少儿出版社也在这方面进行积极的探索和尝试,比如采取绘本的形式、动漫的形式出版的主题出版图书等。

刘凯军:目前主题出版以儿童文学居多,因为儿童文学这种形式包容性比较大,读者群体相对其他形式也大得多。更重要的是,儿童文学所针对的这个阅读群体,正是急需进行思想道德教育的一个群体。所以儿童文学主题出版的作品相对较多,这是必然的。但作为出版者,我们不能把主题出版禁锢在儿童文学这种形式上,也不能把读者禁锢在这个年龄段上,还要把主题出版向其他形式,以及其他儿童阅读群体年龄段延伸。

常青:一本让众多孩子喜欢读、读得懂、记得住的主题出版物,才会产生很好的传播效果。儿童文学尤其是长篇小说,更容易显现主题出版的厚重感,也能有较充分的篇幅去详细讲述时间跨度长、关系复杂的历史故事。但是少儿主题读物的读者对象年龄层次不同,阅读能力也不同,就需要有针对性地采用不同的图书形式,让主题出版的传播更为广泛。针对年龄段较低的儿童群体,用图文并茂、生动形象的绘本来展现主题出版的内容更为合适,更容易让目标读者理解和接受。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类、历史类主题出版物,也可以采用百科图画书的形式呈现,便于少儿读者加深记忆,快速把握知识点。

解决急就章需创编水平共同提高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主题图书需要提前规划,精心打磨,目前看来,急就章的情况还普遍存在,如何解决欠缺长期规划的问题?

马兴民:谋全局者应从全局视野出发,有效谋篇布局,始终坚持正确的出版导向。出版单位应统筹各方力量推进主题出版。建立主题出版协同推进体系,既要发动主管主办单位、党委宣传部门、出版行政主管部门的策划、引导作用,还要充分发挥权威研究部门的智库作用,应当着眼于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以及人民群众普遍关注的重大问题,努力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

傅大伟:在出版社进行提前谋划、精心打磨的同时,少儿主题图书的作者的写作质量、制作质量,也需要有一个逐步提高、不断探索和积累经验的过程。甚至还可以说,作者在创作这类题材作品的过程中,也必须摒弃以往的观念,要精心打磨,而不是板着面孔说教,内容空洞无物。因此,虽然说少儿主题出版的图书目前的质量和市场适应度都在稳步提高,但出版社在作者队伍的培养和出版资源的积累方面仍然需要继续下功夫。

常青:一方面,做主题出版需要对时政信息和热点话题有敏锐的嗅觉及把握能力,在背景知识和创作资源上有持续的积累,才能厚积薄发,与时代同频共振。另一方面,主题出版应当坚持大视野和大格局,这是作家和出版人责任感和使命感的现实体现。同时,主题出版的选题策划还要体现出国家文化发展的长远需要和读者的阅读需求。

邵若愚:和市场化的大众读物相比,主题读物也许更能体现出版的价值,更需要充分积累和提前规划。这其中离不开作者队伍的梯队建设,也需要编辑团队在专业领域的不断提升,还需要全社上下高度重视,通力配合,构建主题出版保障体系,严把政治关、质量关。